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工大主页
心灵驿站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 心灵驿站
心灵驿站
成长之痛,贵乎有心无心间
( 2011-10-31 )
想出人头地,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。

有一句流行语:别人有的是背景,而我只有背影。道出草根阶层辛酸与无奈。理论上虽然人人生而平等,但现实却是千差万别。不是吗,想出人头地,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。

成长之痛:贵乎有心无心间

    几天前带学生参观中国制冷展,在集中了国内外顶级品牌技术公司的展厅里,某公司造型别致的展台吸引了我的注意,不是因为产品,而是那个让我熟悉的身影。简洁干练的职业装,淡雅大方的妆容,饱含亲和力的微笑,只在我们目光相对时,她才调皮又略带羞涩地向我挤挤眼睛,好像一年前在学校里和我谈心时候的样子,不是她还能是谁呢?虽然入职不到一年,但从该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那里,我得到了这样的反馈:有亲和力、好学、执行力强。现在公司已经将这个“新人”吸纳到产品技术区域推介的团队中来,她的勤奋和努力同样得到了同事们的肯定。

面对窘境,做“无心”之人

和很多同学一样,在校时的阳光对自己未来的发展路径并不特别清晰。当时,我们的第一次关于“毕业规划”的谈话进行得也并不轻松。阳光的家里经济比较困难,住廉租房,父母身体不好,而母亲几乎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。看到妈妈疲惫的样子,想到她为了这个家有了病痛宁可“扛着”也不愿去医院,阳光说自己的心里就像被撕扯一样。好在上了大学,好学上进的她不但成绩不错,可以连年拿到奖学金和助学金,课余时间里还经常去做兼职补贴家用。快到大四了,宿舍里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上届学长们谁去了哪个不错的单位,谁又考上了研究生,阳光的心里七上八下。很想去考研或者出国,实话讲哪个人不想呢?尤其是出国,阳光的同学里已经有男友全家移民海外的了,每次从澳洲度假回来,那个同学都会把不少照片放到“校内”上,美丽的阳光海滩不用说,那些国外大学古朴的建筑和形形色色的学生都让阳光神往不已。但是家里的条件显然不足以实现阳光这些绚丽的梦想。对于想迅速替代辛劳的母亲成为家里经济支柱的阳光来说,考研这条路也走不通。“要找工作,我不怕吃苦,也不怕加班出差,只要能多拿点儿钱,多学点儿东西!”

阳光不愤青,明白理论上虽然人人生而平等,但现实却是千差万别,而自己的家庭显然属于物质不富贵、权力不在手、人脉资源不丰富的那一类,羡慕和抱怨都不如眼前的吃饭和医疗问题来得急迫。阳光的理智让她面对自己的未来不再沉重,但是偶尔的伤感和悲从中来还是不可遏制。谈到这些的时候,阳光的表情复杂,边笑边掉泪。阳光说,自己现在还是会时常想起从前和当下的窘困,尤其是和很多家境富裕、父母健康的同学相处的时候,那种痛苦不可言说,甚至不知道怎样表达,和谁表达。于是,就提醒自己做个“无心人”――不花很多时间去比较自己和他人的命运谁顺谁逆,经常去想想自己已经得到了什么和害怕失去什么,这些让她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自怨自艾上。阳光爱看励志作品,即便是小男女间纠结的爱情,她也很喜欢看到历尽坎坷的主人公不仅仅收获了爱情,更收获了自信的成长与内心的强大。

信任危机,“释放”自我

学生阳光在大三时遭遇了来自同学的“信任危机”。那一年,国家对高校中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实施了“励志奖学金”政策,阳光和学院里的三十几个经济困难学生一起拿到了5000元的奖学金。那笔对于学生来说数目不菲的奖学金把阳光推上了风口浪尖,确切地说,阳光处理这笔奖学金的方式引发了某些同学的不满,继而则是以讹传讹。发到我邮箱里的“举报信”并不长,但显然比较熟悉阳光的生活。举报人说国家这样高额度的奖学金是为“真贫困”的学生设立的,而某些人却在拿到这些钱后“奢侈浪费”,甚至去买“奢侈品”,购置“施华洛士奇”水晶项链云云。种种迹象都表明获奖学生的贫困生资格存在问题。看到这些,我的第一反应是很震惊,也有点儿愤怒。

就在我很想请阳光“来谈谈”的时候,小姑娘不请自来了。她说:“老师,最近我和同学的关系好像出了问题,觉得挺苦恼的。”

原来,这阵子她发现平日关系不错的室友和同学好像在有意疏远她,她猜测是因为自己总是在外打工,忙于社团活动,每天早出晚归和室友疏于沟通感情,才让大家忽略了她。于是特意抽时间想和大家去逛街,但是没有得到回应。提议大家去吃“比格”(一顿比格意味着阳光一个月的伙食开销,很咬牙),大家也都说没有时间,却没有告知她第二天要为一个同学过生日。我安慰她不要着急,倒水的时候,看到她脖子上的紫色樱桃形水晶吊坠,旁敲侧击地问:“怎么,男朋友送的?好像以前没有看到你戴噢!”阳光摇摇头,“不是,是我自己买的。”“用励志奖学金吗?”我压住火,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问她。这一刻,阳光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与此同时,我的愤怒也开始瓦解,后悔自己怎么这样直白。

阳光说,拿到5000块之后,大部分给了母亲,母亲喜极而泣,说什么也不肯花女儿的奖学金,全都存了起来。剩下的钱,除了日常开销,还略有剩余。那天,她做促销的商场里施华洛士奇打折,和所有女孩儿一样,每次走过那个摆满了闪闪发光饰品的专柜,她都很难不被吸引。她精挑细选了一款不满百元的最便宜的樱桃吊坠,在买与不买之间踌躇良久。“它是我身上最贵的装饰,我觉得好像自己实现了一个特别大的梦想。”阳光笑起来,指着衣服、鞋子和书包,告诉我这些东西的价值,这个15块,那个30块,穿过几年,用过几年……

说真的,那一刻我觉得很羞愧,得知这些只会让我对此前不负责任的愤怒感到羞愧。那天我们谈了很多,我告诉她自己最初真实的想法和现在的内疚,但是没有提到那封举报信。知道了那个的话,阳光对朋友又会怎样的伤心与失望呢?我的感受和自我剖析让阳光开始明白,也许朋友们的“疏远”大致与此有关。似乎更多的人对经济困难学生形成了这样一种“刻板印象”:衣着简朴不张扬,刻苦学习成绩好,和笔记本、饰品这些学生眼中的“奢侈品”绝缘。这又是一种多么可笑的“刻板”呢?一旦被盖上“经济困难”的标签,那些经历了拮据与痛苦的个体似乎连“享受”生命,实现便利的资格都被剥夺了、哪怕那些东西是通过艰辛的付出才得到的。阳光说,您的话其实也打开了我心里的一个疙瘩,不用别人说,我自己也为这个水晶吊坠内疚了很久。我觉得很不应该花这个钱,我以前不这样乱花钱,买了这个东西让我觉得自己很虚荣,也很歉疚,我不喜欢虚荣的人。

可是我现在明白了,别人如果那样看我,其实也可以原谅,我们的成长环境本来就不同,感受也就不一样;不管别人刻板不刻板,我先别把自己钉死在“贫困”的模子里。

我说,对的,你享受15块钱T恤的实惠,同时也享受能力所及之内的施华洛士奇给你小小的奢华装饰满足,这是你的生活方式,使你更喜欢生活,这个就够了。“贫穷”是现在的经济状态,不是你的生活“标签”。

厚积薄发,用心备“战”

大四上学期,阳光锁定了一家业内知名的外资制冷技术公司,我问她这样的选择理由何在。小姑娘认真地说,自己的专业成绩不差,且对专业很有兴趣;以前的兼职和社会工作经历几乎都是和人打交道,与人沟通基本不是问题;外语虽然没有通过6级,但是4级考试之后一直没有放弃专业英语的学习,短期培训之后应该不会太逊;这家公司给应届毕业生的起薪较高,可以有更多的钱来补贴家用。

这些都是通过在这家单位上班的学长那里了解到的。权衡之下,觉得自己的条件基本符合该公司的能力需求。更重要的是,和其他的应聘或者实习者不同,在此之前,她已经在一家主营该品牌的民营设计公司里实习了两个多月,十之七八的产品情况都已经了然于心。对它了解得越多,也就更坚定了自己加入该公司的信心。看着消瘦黝黑的她,我还能说什么呢?听同学讲,她是宿舍里每天最早出去、最晚回来的人,实习单位离学校不近,有时候还要加班,甚至把做不完的工作拿回到宿舍里……所以,当那些号称自己屡次面试得不到机会,进而抱怨性别歧视、社会不公、家长无钱无权的学生在我面前愤慨、哭泣的时候,真的,我真想和他们说:“你们看看阳光的付出吧,你们能够做到吗?”

而今,坐在国展新馆宽大通透的走廊边,听瘦小而干练的阳光娓娓讲述自己的工作和爱情,我突然很想告诉她:“就像你给自己的QQ签名一样、看似坎坷曲折的成长,那些有心与无心之间,小姑娘,你的生命已经给‘阳光’照彻了呀!”

本篇文章已被阅读 1062

合肥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
技术支持: